GG590
主页 > 娱乐 > 音乐 >
日历查看

在上海的舞台诉说往事吟唱从前

2013-05-27 01:14来源:作者:论坛看新闻

核心提示:■ 63岁胡德夫《大武山》蓝调音乐会昨晚在沪举行 胡德夫说:在这样的舞台上唱着民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到现在头发也白了、眉毛也白了,我还在这个舞台上。 本版图片 早报记...

■ 63岁胡德夫“《大武山》蓝调音乐会”昨晚在沪举行

 

胡德夫说:“在这样的舞台上唱着民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到现在头发也白了、眉毛也白了,我还在这个舞台上。” 本版图片 早报记者 杨一

 

胡德夫和伙伴们在演出开始前祈祷,并为雅安祈福

 

胡德夫(中)和乐队成员吉他手浩恩(坐者)、贝司手嘉维(右)、鼓手红龟(左)

 

  这一次“台湾民歌之父”胡德夫的“《大武山》蓝调音乐会”一路从北京、成都唱到上海,之前因为感冒引起的咳嗽让他每一场都唱得很辛苦。昨晚的上海音乐会之前胡德夫闭关静养了几天,毕竟已是63岁的老人。

  昨晚7点34分,东方艺术中心的灯光暗下,胡德夫白发白衣,身躯厚壮,走到钢琴前琴音便响起,双手和眼神一样有力。如果他是一幅字,必是力透纸背、笔力遒劲而写意的。前几首歌都是一个人、一架钢琴,和最初他在民歌餐厅驻唱时候一样,多少爱与痛都敲击在了这一排黑白琴键上。每一个音符都充满在现实边缘和思想主流之间挣扎的痕迹。胡德夫说自己大半生致力为台湾的少数族裔寻回失落的尊严,做造福下一代的事,此生无憾。而现在的他正逐渐回归最初的歌者。

  《匆匆》前奏流水般的钢琴声一起已是满堂喝彩。一曲唱罢,胡德夫依然坐在琴凳上眼帘低垂,说:“在这样的舞台上唱着民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到现在头发也白了、眉毛也白了,我还在这个舞台上。以前唱的时候很高亢,很随性,很有自信。慢慢地高亢的声音不见了,但是自信还在。”他说自己要在上海的舞台上说说、唱唱以前的歌、以前的事、以前的人。于是李双泽的《我们都是歌手》,余光中和杨弦的《乡愁四韵》,有关老兵故事的《撕裂我吧》,歌声随往事一起流淌。唱《Street of London》之前,胡德夫说:“想起这些老人,我总是会特别感伤。如果十年二十年后我在上海的街头失智,请大家把我带回去。”

  接下来的几首是众人心中最“胡德夫”的歌。《牛背上的小孩》,胡德夫毕生向往,曾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离开的精神原乡。即便不曾有过“终日赤足腰系弯刀,跟着北风飞翔跳跃”的经历,听者亦觉得亲切,谁不曾在某一刻感受过永远。《大武山的妈妈》,短暂的钢琴前奏之后是胡德夫大开大合的歌声。那声音浑然天成而饱含来自土地和天空的力量。唱《太平洋的风》的时候,胡德夫和他的钢琴仿佛把人带到南国遍布壮丽椰子的岛屿。他加入了一段咏叹,这是千年前先民留下的代代相承的一种交流方式。在胡德夫的故乡台湾屏东大武山,有朋自远方来,第一件事不是把酒言欢,而是互相唱歌,用几个虚词把主客间的想念和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唱给对方听。在胡德夫看来,“这是口语能发出的最美的音,没有一个字或形容词比它还美。”

  唱《哈利路亚》的时候乐队进场,灯光亮起,舞台明亮如白昼。这首歌翻唱自莱昂纳多·科恩,胡德夫沉郁而直指人心的声音与科恩的原版何其相似,都在用简单的曲式反复诉说内心的故事。

  低吟和几声雷鸣般的琴声之后,胡德夫深沉壮阔的声音横贯而出,终于等到《最最遥远的路》。当他一遍一遍唱着“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,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。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,来到最先出发的地方”,时光也随之倒转,重回永恒的最初一刻。下一首咏叹歌曲《鹰》,清澈的琴音如绿影婆娑的岛屿,胡德夫沧桑的声音则如雄鹰翱翔之上。

  在一一介绍了三位乐队成员之后,胡德夫离场,把时间交给后辈。

  几首台湾阿美人、卑南人的歌曲之后,胡德夫带着一首黑人蓝调和祖先古老咏叹结合的歌曲登场,听不懂的语言却能感受到如大海般奔涌的情感。他说:“黑人的蓝调唱了两百多年是因为白人的不作为而向上天控诉,我们的蓝调则是从祖辈留下来的歌。虽然我们失去了很多,但是我们是自然、丰盛而尊贵的。”

  不经意间,他说出了他这一生不懈追求的东西,不只为自己,也是为他的民族。他走了那么远的路,做了那么多的事,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一首诗,一首自然、丰盛而尊贵的诗。

 

 

录入编辑:薛冬霞

tags:上海往事舞台从前诉说

分享到:
发贴区
  • 匿名
  • 验证码: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灿烈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栏目导航

本市-要闻-旗区-新闻-国内-国际-财经-国内-健康-保健-时尚-科技-汽车-旅游-视频-图片-论坛
友情链接TAG标签RSS订阅
About OrdosNews-公司简介-商务合作-人才招聘-使用协议-稿件投递-联系方法-网站地图
鄂尔多斯新闻版权所有
OrdosNews.Cn